COPYRIGHT© 2013 Lilac Taiwan All Rights Reserved.
 
婦女專欄
回上頁
 
 
來不及說再見
作者: 呂禮詩《顧問》 時間:2015/01/19
 

  開學的第一天,除了剛從國小畢業的童稚懵懂七年級外,一個暑假沒見的八、九年級同學和老師們應該是熱絡的寒喧著久別後的重逢;事實不然,師生間生疏的彷彿是擦身而過的路人,陌生的尷尬,在校園裡隱隱伏動。

  始業式結束後,正盤算著第一節課該如何的自我介紹。

  報告!一位八年級的同學打斷了我的思緒,站在去年導師的隔間屏風前,半晌說不出話來。

  一開口,疑惑著為什麼國文、英文、數學、自然及輔導老師全換成了新面孔。

  老師支支吾吾的解釋每一位老師調校的原因,同學又追問了更多老師的去處。老師說的越多,同學的眼睛從困惑,漸漸的滲出了淚水,最後抛下了一句「他們怎麼連再見都沒有說」,憤怒的走了!

  我們的營養午餐有別於一般學校在教室享用,而是全校師生一起在餐廳用餐。一桌6到7個人,一個班的學生坐滿三桌,導師每天在屬於班上的三桌間輪流的提醒同學們不要偏食、也聽著同學們的心事。

  七年級的導師忙著教才進校、稚氣未脫的國中新鮮人用餐的禮節與規矩,八年級和九年級的同學卻向報到不久的新導師說明如何分菜、清洗餐具及餐廳打掃等種種細節。

  是的!過了一個暑假,學校將近三分之二的老師都是新面孔。


  

  我們從小到大的求學過程,偶遇老師退休、或見大學剛畢業的老師到學校服務;但當我們拿著畢業紀念冊離開學校時,多半還可以找到曾經教過的老師簽名留念、並表達我們的感謝。

但在這裡,老師應該已經調他校服務,因為這裡是留不住老師的偏鄉啊!

  根據教育部去年所公布的《師資培育統計年報》統計,102年共有三萬八千多人甄選公立中小學及幼兒園老師,錄取率僅一成一;年報裡沒說的是:這些錄取的老師,都去了哪兒了呢?

當然留在都會區的不少,但因為缺額而遠去偏鄉的,恐怕更多!

  剛畢業的老師,教學的經驗容或不足,但教學的熱情卻十分充沛,且和國中學生的世代較為接近,和孩子們說相同的語彙、有效的溝通,很快的就能建立起信任,進而打成一片。

  但現實總是殘酷的,老師在偏鄉教書,還是必須面對結婚生子的社會期待,五光十色的吸引力更不在話下;時間過的很快,三年的約定與兼任行政、導師所累積的積分,就能夠調回市區。

  信任是人際間相處的基石,卻也是人與人之間最難搭建的橋樑;孩子與老師好不容易建立的信任,就這樣一而再的崩解,任誰也難以承受。


  

  少數說得出來的孩子或許容易平復,沒說出口的,心裡承受的可能才是最痛的傷。

  鳳凰花開時節,對於偏鄉而言,不但是學生畢業的季節,也是老師接獲調校通知的日子,偏偏此時孩子們忙著期末段考,老師急著綜整成績,再加上不擅於處理離別的情緒,「再見」就變的更難啟齒,最後變成了師生永難言說的遺憾。

這份遺憾,卻在開學、悄悄的蔓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