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2013 Lilac Taiwan All Rights Reserved.
 
婦女專欄
回上頁
 
 
因應人口結構變化應有的思維
作者: 詹文男《博士》 時間:2017/05/10
 

  馬上畢業季就要到了,相信青年學自現在最關心的是如何找到自己喜歡,又能勝任的工作,但參加一些即將從研究所畢業的碩士生的論文口試,從近距離的觀察發現,這些即將踏入工作職場的社會新鮮人顯然有許多的期待與徬徨,期待的是多年所學終於到了可以實際發揮應用的時候;徬徨的是,在此人浮於事的時節,是否畢業即面臨失業,或者選錯行業造成終身前途無「亮」?

  尤其現在社會非常多元,學生喜歡的工作五花八門,開咖啡廳,做show girl,調酒師,廚師---等等,不一而足。但也有校長說大學生作show girl 是否可惜?業界也嘆畢業學生這麼多卻找不到合適的人才?到底就業市場是發生甚麼事,讓大家莫衷一是。

  事實上,每個人都有其角度與觀點,講來也都有其道理。台灣是個多元價值的社會,本來意見就很難定於一尊。但若從統計數字的比較與對照來看,或許也會有不同的思考與啟發。

  不管是台大或其他大學的校長,大部分可能都會覺得既然想要追求更高的學問,而學生也享受了大學豐富的資源,因此大學生應思考作更多有利於國家社會,且未來發展性較高之工作,而非獨鍾show girl。不過從以下幾個統計數字看來,現在的大學生,與過去大家所認知的大學生,可能有很大的差異。

  回溯到1980年,當年可以考大學的學生絕大部分在1962年出生。根據內政部統計,1962年出生嬰兒約42.6萬人。這42.6萬人在1980年時,約有10萬人報考大學,當年度公私立大學約錄取了3萬多人。亦即當時所謂大學生,是擇取1962年出生人數中約9%,應是相當菁英取向的。因此,當時只要家裡有人考上大學,就被認為是件光宗耀祖之事。

  對照2005年的大學聯招,由於許多專科或技術學院不斷改制科技大學,加上新設立的一些大專院校,讓大學生人數一下激增。2005年時考大學的學生大多在1987年出生。根據統計,1987年當年出生嬰兒約31.4萬人,這些人中的一部份在2005年考大學,2009年時這31.4萬人中約有22萬人從大學畢業,亦即1987年出生的人,約70%念大學。從數字可以理解,此時的大學是應該是較屬於大眾取向的。


  從以上的對照來看,現在的大學生與過去的大學生,其實是很難比較的。作為一個大眾取向的教育,或者說志趣或人格養成教育,賣雞排、變魔術、作志工、作show girl,這些多元化的發展,對於一個年輕人而言,也應該還算是一個在自我探索與多方嘗試的階段才對。

  值得注意的是碩士的人數。1980年時,當時畢業的碩士生不到2000人,2008年畢業的碩士卻高達約5.8萬人,增加將近30倍。假設這些碩士年齡相仿,若與當年出生人數相較,比率約15%。亦即2008年畢業的碩士生,較之於1980年代的大學生之菁英導向還是大眾導向一些。

  這也可以說明『業界大老大嘆畢業學生這麼多卻找不到合適的人才?甚至碩士生也不好用!』的現象。這些業界大老多是3,4年級,在其年代台灣的一般產業規模並沒有像現在這麼大。當時其聘用的大學生,基本上是百中選七的菁英,當然用來得心應手;現在的大學生是百中選七十,碩士生是百中選十五;加上產業規模變大,所需的人才量大幅增加,但供給並沒有提升,因此每家所能選擇的變少,也難怪這些產業大老會有如此的焦慮。

  從以上一些數字的比較,我們就可瞭解產業所面臨的人才困境。尤其現在這種『大學教育高中化,研究所教育大學化』的傾向愈來愈明顯,如何重新檢討學校教育的定位,的確需要思考。而對產業發展而言,產業規模不斷擴大,人才供給增加有限,如何擴大國際攬才,重新檢討及放寬留學及移民政策,也是需要嚴肅面對的課題。

  基本上,臺灣近五十年的工業發展歷程中,從未經歷過人口減少的時代,因此產業與經濟發展思維,皆在人口持續增長的狀態下進行推動與模擬。未來人口成長不再,產經思維亦需有所調整。在此關鍵的勞力供給轉折點下,首要之務應在於儘速適度調整臺灣各產業的人力結構,以因應未來更加嚴峻的勞動力短缺風險。


  其次,應思考如何有效的強化人才培育,提昇人均生產力。全球資源整合的國際趨勢,以及創新產業與軟性經濟的發展方向,對青壯年專業人力的需求將不斷增加,產業結構轉型與提高附加價值是運用有限人力,發揮最大效益的解決之道。

再者,除透過法律、政策宣導積極提高勞動參與率外,若欲維持現行產業經濟規模,也應思考以製程優勢搭配關鍵技術研發,持續投入資源,獎勵創新,提昇技術層級與單位勞動生產力,強化整體產業競爭力與技術進步力等,提昇人均生產水準,方能逐步緩解未來人口減少之衝擊。

此外,政府除應思考如何防止『晚進職場,提早退休』以及『高出低進』的困境外,更應思考如何吸引更多更好的外國人才至台灣發展。這包括大幅鬆綁海外人才來台之相關法規,鼓勵國外優秀人才到台灣創業以擴大國際攬才;並重新檢討及放寬留學及移民政策等等。

最後,展望中長期發展趨勢,及亞洲人口結構變化的雁行趨勢,政府與企業應可借鏡先進國家,如日本之高齡化發展歷程,轉化為我國特有之產業發展型態,建立具附加價值的商品與服務形式,進而透過相關機制輸出至雁行變化中的後進國家,或是藉由尚未受到高齡少子衝擊的後進國資源,以舒緩當前人口結構改變的沉重壓力,化危機為轉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