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2013 Lilac Taiwan All Rights Reserved.
 
婦女專欄
回上頁
 
 
艦長上山當老師
作者: 呂禮詩《顧問》 時間:2014/12/26
 

  我和所有的職業軍人一樣,青春幾乎都在部隊中渡過。

  雖然曾在官校任教、也擔任過飛彈巡邏艦艦長等令人欽羨的職務,但印象最深刻的是:我這條命是撿回來的。

  那一年的漢光演習,最特別的是潛射重型魚雷試射的科目。大家知道的是:魚雷脫靶後在操演海域的沙灘上「擱淺」,不知道的是:負責驅離漁船的警戒艦,險些被魚雷命中。

  是的,我就那條警戒艦的艦長!

  我還記得事後長官拍拍我的肩膀說:老天留著你,一定有他的恩典。

  至今雖然還不清楚老天的用意,但已屆壯年的我,覺得虧欠妻子及女兒太多,也自忖軍旅生涯走到了盡頭,沒多想、就退伍回家和孩子過著一起讀書的簡單生活。

  今年暑假,網路媒體報導:梨山的採梨工人、蘭嶼的潛水師、賓館裡剛好失業的小姐,都成了偏鄉學校的老師;還以為那只是後山花東、南投原鄉及台灣尾的零星個案。8月底,平面及電子媒體續在披露了「起薪四萬!墾丁十所國小開學恐仍找無老師」,好奇的搜尋新北市教育局的學校自辦甄選網站,才驚覺台灣偏鄉的老師問題,已經從印象中的偏鄉,開始向都會區蔓延。


  

  近20年的軍旅生涯,一半在沒有選兵權力的艦艇單位任職,我們的義務役弟兄來自於五湖四海、三教九流,雖然在義役教育下至少都有國中學歷,但國中畢業只會寫名字、幾近文盲的,高中職畢業英文A到Z都拼不齊的,都經常遇到;親眼目睹了台灣教育不願意面對的真相。

  衡量曾經受過半年語文訓練,並獲得翻譯官專長,擔任海軍官校教官期間,亦獲得國防部優良教師殊榮,還在唸碩士班時,K了一堆的原文書;自信應可勝任國中英語老師一職,熱血的寄出甄選報名表。

  未久,得到教務主任的回音;他正為開學在即、英文老師卻還不足而發愁。通過了審查、面談等手續,我的生命就如此的轉了一個彎,成為偏鄉國中的兼任英文老師。


  

  這山巒層疊河谷旁的偏鄉國中與台北都會蛋黃區裡的明星國中之間的城鄉距離到底有多遠?

  單程30公里,雖然與捷運從淡水到象山的距離相仿,卻是分鐘計次的捷運與小時班距長途公車的落差;留美返國的碩士因此而打退堂鼓,超過一半的老師也在這個暑假請調都會區。

  國中小面對少子化的衝擊,開不出正式教職,我到偏鄉教英文。雖然鐘點費在來回路程加油後所剩無幾,但「在別人的需要上,看見自己的責任」;我把偏鄉的孩子們當作自己的兒女般,耐心的一字一句的教,期待著他們的英文能力,不輸給明星國中的學生。

  不為別的、只想孩子們知道:上天並沒有遺忘他們,好好學、總會有出頭的一天......


 
▲TOP